|
|
|
|
|
|
|
|
|
|
|
|
|
 
首页 > 文体新闻 > 军营往事
q
 怀新平系列言论专栏
 烈士荣誉无价 关爱烈属有情
 感悟杨汉军的公事“公”办
 科普,请别离我们太远
 干事创业需要修炼“四气”
 在三月的春风里奋发向前
 且慢锦上添花 当须雪中送炭
县区传真
 潘集区构建基本养老保险立体化宣传
 凤台县多措并举推进“凤粮入川”
 八公山区扎实推进城乡居民基本养老
 毛集实验区招商引资保持良好增长态
 田家庵区“春风行动”突出精准扶贫
 八公山区全力应对H7N9疫情防控
 谢家集区成功捣毁一处食品加工黑作
 谢家集区基层党建述职评议严把三关
军营往事
【字体: 】 发布时间:2017-9-11 9:18:57   【打印】【关闭】
  1、凡淮南日报社记者署名文字、图片,版权均属淮南日报社所有,任何网站和媒体未经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;2、已获授权的媒体、网站,在使用本网作品时必须注明“来源:淮南网”和作者名字;3、对违反以上两条声明的网站和媒体,淮南日报社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。
 

1983年,一批优秀的淮河子弟身穿没有领章、没有帽徽的军装,背上背包,从淮南出发,当兵了。我们的部队是炮兵师,驻扎在山东中部偏僻的山区,因这里驻扎的部队众多,当地人习惯称“一工地、二工地、三工地······某工地代表着某某团。从此,我们的军旅生涯由此开始了。

从淮河平原来到千里之外的部队,这里完全出乎我们的意料。一排排营房整洁卫生,一支支队伍步伐一致号令震天。我们要去的地方,和老兵们的地方相像,但有所不同,屋子里空空荡荡,几十人围住在一个大屋子里,这就是三个月的新兵宿舍。新兵连那叫一个苦哇,夜里很冷,西北风一个劲地往被子里钻,只有一床薄被子,身下就是光光的板床,全班集体打得瑟,第二天硬是说不冷。宿舍对面是炊事班也是饭堂。大锅、大铲、大勺、大铝盆,热气蒸腾,油烟呛鼻。报到第一天的第一顿饭,就是两个玉米面窝头,一碗白菜汤;第一堂课是学唱“三大纪律八项注意”,背诵部队条例条令。之后的日子里,班与班、排与排、连与连举办拉歌比赛。单兵操练、全班教练、野外五公里武装拉练,还有半夜三更的紧急集合。部队有句口头禅“老兵怕号,新兵怕哨”。哨声一响,都是在你睡的正香的时刻,摸着黑,人挤人,打起背包,穿上就跑,满屋子叮当响,乱成一团。夜间紧急集合是我最害怕的。你睡得正香,忽然急促的哨子响起来,还不许开灯,慌忙摸黑穿上衣服、打背包,不是帽子找不到了就是鞋子被战友穿走了,只能胡乱地摸索。等穿戴好了急急地跑出去集合站队列、报数,然后老兵班长领着跑上一大圈回营房。这时开灯一瞧,原来我的裤子前后穿反了,唯恐被战友发现,赶紧脱下睡了。其他如衣服扣错扣(棉衣和外套扣在一起、上下打错亲家扣在一起)、背包散架(抱着跑出宿舍)、丢三落四少带装备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看不到的,这些笑话不止单单发生在我身上,其他战友多了去了。

新兵入伍多为冬训季节,一天训练下来,汗水湿透了厚厚的棉衣,站在雪地一动不动,还不让戴手套,一个标准持枪卧姿,一趴就是几分钟甚至十几分钟,双手冻得像胡萝卜,嘴上起了大大的口疮。一周一次洗澡,浑身痒痒,满屋子怪味。三个月的新兵生活最让大家开心的莫过于周五的会餐。周五最后一顿餐比平时多加了几个菜,还有肉,或者包子,我们有20多个是从农村来的,那时候家里穷苦很少吃过肉馅做的包子,开口就是七八个,十几个,吃得炊事班直喊伙食费严重超标。你想,当年我个头小,就连我每顿也没低过6个包子,更何况他们了。

每天的训练让新兵苦不堪言,晚上觉都不敢睡得太死。一个星期拉三次紧急集合,白天训练,晚上站岗,三个月下来我瘦了十多斤。渤海湾的风很猛,一刮人都会站不住!然而最艰苦的任务还是徒步行军,身上携带枪支弹药被子、水壶加一起共二十多公斤,还要带着这些装备每天行军120公里,中间还有不停的奔袭、掩护、撤退任务!真是“生动、有趣、活泼”。就这样,我们在山里来回穿梭!晚上把被子铺在帐篷里就这样睡。记得有一天大雪封山,很多战友都病得起不来了,我们不得不撤回驻地。我们相互搀扶,要在一天时间内撤出这方圆60多公里的山区!等到晚上9点前撤出来的时候,很多战士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也有一些战士没能按时出来,收容队去找才全部给带了回来。后来,我们佩戴上领章帽徽,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。新兵下连,被分到不同的连队不同的岗位,我分在了侦察连。

部队的日子单调如一。有人这样说:如果你当了一天的兵,那你就基本了解一年的部队生活了。但是我们也学会了苦中作乐,每天军营里都能传出悠扬的歌声。还有不少吉他高手现场演奏,那场面和开演唱会差不多哩!我们最得意的日子就是每年九、十月份的大学生军训的时候。哈哈,因为我们可以把我们受的“苦难”转嫁给那些娇骄学子呀,让他们见识见识咱军人的作风和气派。结果,当一个月同吃同住的军训结束时,很多同学都不舍得走,与我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!

我们部队山东兵多。山东兵憨厚勇敢,这是部队里和驻地老百姓公认的。部队驻地方湾有一个商品代销点,主要经营生活用品、油盐酱醋。我的战友王锦泉是青州人,那时在连队当上士,经常到这个代销点采购食品。代销点里有一个邵老太,身下无儿无女,看到王锦泉憨厚实在,干活又勤快,特别喜欢他。后来居然非要认王锦泉为干儿子。从那以后,王锦泉称呼她为“邵妈妈”。邵老太家里有什么好吃的,譬如香肠、盐水鸭、水果之类,是一定要给他留着。我们有时候也跟着王锦泉一起去打牙祭。见了邵老太也是一样地喊邵妈妈,这时候是邵老太最开心最幸福的时候:“我有这几个山东好娃子,我幸福着啊!”后来王锦泉战友因参战牺牲,邵老太知道后哭天哭地,伤心得很。部队归建后,战友们不管谁去小村,都要专程探望邵妈妈,代表王锦泉战友,向邵妈妈问安、致敬!

1985年1月,部队即将上前线的消息已成定局。我们侦察排联名上书申请参战。

在团战前动员大会上,全场起立齐唱军歌,接下来就是团首长做总动员,干部代表、战士代表纷纷讲话,大家齐声高呼:“拥护党中央英明决策,誓死捍卫国家领土完整!”我们团抽掉一部分人和装备配属参与了作战。在这之前,我们在潍北靶场战前训练,曾发生这样一个有趣的故事。作训部队借助夜色进入阵地,当天色蒙蒙亮时,一辆地方黄河牌大货车驶入我们的视线,执勤哨兵让他尽快离开,但货车司机非常好奇,很想看看打炮的光景。此时,四门130加农炮齐射,火光映红天空,炮弹撕破空气尖叫,巨大的冲击波将黄河牌大货车前风挡玻璃震得粉碎,吓得该司机加大油门落荒而逃。前方观察哨很快发来消息:“击中目标,敌人阵地已摧毁。”后方炮阵地战士回答:“还吓跑了一个货车司机。”

我们团于1985年1月至1986年6月赴中越边境老山地域,执行对越防御作战任务,参加了最著名的是“5.31”炮战。1985年5月20日我们团接到配合步兵作战的命令在863、211高地和南温河地域组织防御,担任军主要方向上的防御任务。越军企图乘我立足未稳之际,于5月21日、27日、28日连续组织四次营、连规模的进攻,遭打击受挫后,又于5月31日凌晨,实施反扑计划。我们团在敌情不明、地形不熟、防御尚未完善的不利形势下,沉着应战、英勇抗击、给敌人以迎头痛击。此次炮战,半边天都红了,各种火炮的巨响汇成了一气:加农炮、迫击炮、火箭炮、加榴炮,各种炮弹从我们脑袋顶上都往老山飞,还有高机曳光弹,交叉火力拖着火尾巴划着各种弧度和线条,有力支援了步兵作战,他们高呼“炮兵万岁!”。在作战过程中,前沿分队英勇抗击、顽强坚守、连续战斗,发扬了我军英勇顽强、不怕流血牺牲的光荣传统,首战告捷,初战胜利。此战,重创敌九八二团,歼敌七百余名,击毁敌各类装备四十余件,粉碎了敌人的进攻企图。一年之后,我们团圆满完成作战任务,凯旋而归。近百名淮河儿女在这次轮战中奉献出青春和热血,谱写了“艰苦奋战、无私奉献”“亏了我一个,幸福十亿人”的“老山精神”!

1987年10月,我接到命令,正式退出现役。在我摘下领章帽徽的那一瞬间,泪水悄无声息地涌出。

(陈明)


|
|
|
|
|
|
|
|
|

皖ICP备07008621 皖网宣备3412015007号  主办:淮南日报社 版权所有:淮南网
如果你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与我们联系E-Mail:huainannet@163.com 
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本站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淮南网"。
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 感谢您对淮南网的支持!